朱苓的博文很直白也很犀利,因此也备受争议。前段时间国家博物馆“启蒙的艺术”展就被她批评道:“德国人你这个玩笑开大了”。然后是艾未未的事。最近,她又从西方艺术媒体中的评论文章发现,差不多所有的文章都纯粹是“描述性”的,也就是说艺术家说什么评论家就信什么。于是朱苓得出结论:这是当代艺术区别于任何其他学科领域的一个独一无二的现象。拿科学来说,科学家发表文章的目的就是希望有人批评他,因为没有批评他就没有提高。唯独在当代艺术圈,每个出了名的艺术家就是个神,只能供你膜拜,不能供你怀疑。

  但回过来想想,国外的当代艺术是那样,那国内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我们可以举一反三。要揭穿当代艺术圈的很多谎言,有的时候只要像朱苓那样举几个反例就可以了。本期微访谈朱苓将和大家讲讲她个人观察到的一些当代艺术家爱搞的把戏,因为还在不断思考和总结中,所以希望大家踊跃批评。

访谈时间:9月09日 19:00-21: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7个问题,23个回复)

  • 伞天 :向 @朱苓 提问:据我了解的西方人大都不懂啥叫陷阱,国人最愿意整这玩意来害人。问一下妹子,为啥国人都自愿去跳这些所谓的陷阱。而且尽是些有权有势的人带头去跳。这些个陷阱门槛还挺高,要不我也早跟着跳下去了。只是没条件没资格跳罢了。劝妹子写篇文章先把程美信驳倒,再来误我们这些个子弟吧!!!

  • 周述风 :向 @朱苓 提问:中国有许多科学家.文学家.画家.音乐家.名导演......而能称上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的有吗?有?是谁?....没有?为啥?...一个没有一言九鼎的思想家的艺术群体会怎样呢?据说.思想是艺术的灵魂......而思想是什么?能谈下么?

  • 多兰 :向 @朱苓 提问:你说:“西方某些国家甚至是”噤若寒蝉“,没人敢发批评的声音。”那真是很可怕地,莫非他们也要独裁了或者又要纳粹了?这个“某些国家”说的,咋像是”北韩“呢?哈哈,你说话一向有趣!

  • 韩妙第 :向 @朱苓 提问:这个问题是全球的问题,它的本质体现了那些评论家的知识结构没有与时俱进,最终在那些艺术符号面前沦落为观众。并从其表象体现了描述性的文章这些描述性的文章从文学体裁角度来说是记叙文。说白了就是将某人某事流水账一般的记载下来,这当然不能称为评论了,仅仅是信息的报道而已

  • 刘晓伟 :向 @朱苓 提问:当今之世搞艺术的和和被艺术搞的人很多,但真正的艺术家很少。能称为艺术家的必定要具备深刻的思想、敏锐的感觉、高超的技术,而真诚是前提,您同意吗?

  • 吴玮禾 :向 @朱苓 提问:现在的社会状况,中国人都找不到自己,何谈可以找到艺术?为什么不谈谈西方如何将中国、或是东方的视觉艺术如何转化到自己的创作中,然后让国内艺术家顶礼膜拜呢?自己被瓦解掉的驱动力是什么? 

  • cyence :向 @朱苓 提问:据我所知,国内有很多艺术家是直接送画的,一些地方官员在自己的小仓库里积累了如山的艺术品,不知您怎么看待这种市场外的“市场”呢?想必这种情况在德国是不可想象的吧~?

访谈嘉宾

朱苓

朱苓

粉丝965

+加关注
嘉宾介绍: 独立艺术评论人。先后就读于杭州外国语学院、广州外国语学院。柏林自由大学艺术史系和哲学系硕士、柏林艺术大学艺术理论系博士生。现居柏林。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