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经历过“现代主义”阶段的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被较为普遍地认为拥有一种国际艺术语言,一些人干脆提出了用西方语言来讲述中国故事的创作方案,因而移植和误置也就被提高到了当代艺术创作的技术甚至策略的高度。对于外国现当代美术史的研究,在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一般通史的泛泛介绍的水平,这既表现在缺乏有深度的专题研究上,也表现在对最新理论潮流(或所谓“前沿”)的印象式描述和追踪上,更表现在大量艺术类报刊杂志对外国当代艺术思潮和运动的浅层次新闻报道上。

  在这个背景之下,处理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与本土经验,当代艺术是否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加以移植,超越艺术通史和新闻的专题研究等等问题,就浮现在我们面前。本期微访谈嘉宾沈语冰教授试图通过个人的大量研究心得来展开讨论,欢迎网友们参与。

访谈时间:9月14日 16:00-18:3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44个问题,28个回复)

  • 主持人

    朱嘉鸿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好! 今天我们的微访谈话题是:“西方的语言,中国的故事?——从移植和误置说开”,我们很高兴邀请到本期嘉宾 @沈语冰老师,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沈老师提问。

  • 国际码头 :向 @沈语冰 提问:先生翻译的<<塞尚极其画风的发展>>,对于现代艺术的交流发展有很重大的意义,已经有艺术家在实践方面进行探索 ,比如伞老人,他在艺术国际有博客 ,这个蛮有价值的.先生的译本更通俗些 ,多加点作品解读 ,就更好了.不知道是否会出版类似塞尚 作品解读的著作?

  • 国际码头 :向 @沈语冰 提问:无论你是否喜欢塞尚 ,塞尚都象圣 威克多山一样 ,骄傲而不朽的仰望着苍穹.上面这些文字是我给朋友介绍先生翻译的关于塞尚的书的简介,如果先生在书封上加点类似文字,那么推广难度要小些,先生开讲座或者讲课时,是否和听众做做类似交流?从而能多推进一下现代艺术观念的传播?

  • 成浦云 :向 @沈语冰 提问:回国际码头:我阅读>原文六万字,而语冰在译著中增加的个人阐释却有十二万字之多,这十二万字的主要任务似乎不是在解读塞尚的作品,而是对弗莱批评的再解释,同时加入了译者的个人见地。

  • 国际码头 :向 @沈语冰 提问:答成浦云:这个并不重要,沈先生翻译的这个书,怎么评价都不过分的,至于字数,也不是很重要,沈先生怎么安排,自有自己的考虑,我还没有看完,只看了一章.最近看沈先生的文章,这本书沈先生自认为是著作生涯的第2高峰,这个怎么说,其实能翻译这么一部书都足够了,毕竟,世界上只有一个塞尚.

  • 国际码头 :向 @沈语冰 提问:最近看了先生很多博文,对于先生自己说的2个著作高峰,我觉得先生不必过分介意,一切顺其自然最好.道德经只有5千字,研究它的著作超过5千万字了吧?研究透了么?没有.先生有兴趣写点有物曰竹这样的随论式文章么?诗歌是个资源很丰富的区域

  • 匡景鹏 :向 @沈语冰 提问:沈老师您好,我对您今天的题目,还有您在近期《读书》杂志上发表的您和青虹的对话的文章话题很感趣,我觉得我们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应该向着两个维度进入,一是结束简单的模仿西方,而是深入的学习西方;另一方面是要向着传统深入。我想听听您对我思考的批评意见!!

  • 刘正花 :向 @沈语冰 提问:一直很钦佩沈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为中国当代艺术理论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我想问,如果紧贴今天的话题“西方的语言,中国的故事”来说,您在编译那么多作品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比如针对不同的理论文章,不同的艺术作品,去呈现某个历史情境,去阐释作品的能指与所指等方面。

  • 匡景鹏 :向 @沈语冰 提问:现在很多搞理论的在鼓吹民族主义,认为不该向西方学习,而是要回到传统中去,我以为我们深入的学习西方,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深入传统学习。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需要您这样学者不断将西方的理论资源介绍到国内,早日把中国文化艺术带入到深入学习西方的阶段。

  • 本期嘉宾

    沈语冰 :拼贴是一种在当代艺术中被广泛使用的技术。但人们似乎从来不去追问拼贴是如何产生的?只把它当作一种丰富了既定语言的国际语言。其实,格林伯格和比格尔分别从现代主义和前卫艺术理论,深刻地回答了拼贴的性质及其原因。我们如果不分青红皂白,把人家的东西拿来就用,初期未尝不可,但终是模仿。

访谈嘉宾

沈语冰

沈语冰

粉丝1181

+加关注
嘉宾介绍: 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所长。著作有《透支的想像:现代性哲学引论》、《20世纪艺术批评》等,译著有罗杰·弗莱《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克莱门特·格林伯格《艺术与文化》等。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5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