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微访谈,李向阳将和网友们讨论中国反现代主义抽象绘画和现代主义抽象绘画的区别。今天,现代主义抽象绘画的很多手法我们已经完全无法接受,或者说我们只能运用哈贝马斯的“现代主义进程永不完成”前提下的“现代主义”手法。

  深植于道和禅的伟大的中国艺术传统面对着全球化的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主体的消失是这一范畴的主要元素,是阅读理论的主要元素。画家在绘画实践中不是我读绘画,而是绘画读我。中国与全球精神的两方在撞击中都发生了变形和滑移——精神和形式的重新配置。这些将生产出画家用于艺术生产的新工具。中国的社会环境已并非是一个后意识形态的的社会,而是一个民间经济占主导的市场经济社会,这与80年代末的背景极为不同。所以我们关心一种新的穿越视觉的现实性概念和随之而来的不同的形式配置,以生产社会的新的象征性系统——新的中国抽象绘画。谈论主体消失,就是谈论其中的关键元素。

访谈时间:11月23日 16:00-18: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51个问题,45个回复)

  • 主持人

    张丹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微访谈, 本期我们的微访谈话题是“主体消失的中国抽象绘画”,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李向阳老师来做客,欢迎李老师。 

  • 本期嘉宾

    李向阳 :十分严重的问题是今天很多国内的抽象绘画还停留在现代主义的英雄主义范畴和手法。实际上,我喜欢多次重复一个观点:做别人做过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 神澈123 :向 @李向阳 提问:李老师你好,我对这里的概念不是很清楚,“主体”是什么?如果是“我”,那么我消失了,艺术如何? 如果是“形象”,现代主义绘画中已经消解了形象。还有“抽象”,鉴于中西方对抽象概念的极大差异以及现在对该词语的滥用,我想确认下具体指何种抽象绘画。

  • 杨林 :向 @李向阳 提问:近年来,国人在意识形态层面“两极分化”,大多数心境浮躁,少数的国人不乏新思想和新观念及相应的探索(艺术)。 抽象绘画也不乏优秀的,执着的创作者。只是,国人仅仅局限于蒙德里安和康定斯基的“创作模式”里,缺少了“国学精神”。这是不是先生所说的“主体消失”?

  • 田卫 :向 @李向阳 提问:因此而言,我觉得中国抽象艺术的前途也许在于:弱化对西方哲学和艺术理论体系的依赖,强化中国文化主体在当代语境下的重新审视。反观中国的宗教哲学,似乎有一条路径可循,内省与躬行是明确的方法。

  • 吴万峰 :向 @李向阳 提问:很受启发。按我的理解:是否就如“再现——写实主义”“表现——表现主义或您刚才说的英雄主义”“呈现——主体消失了,只告诉你有某种东西在这里信不信由你”。隐没自我之后纯粹 呈现。?我感觉到很兴奋哦....

  • 周进 :在抽象艺术的概念上,大家都想摆脱西方已有的抽象艺术的概念,比如高名潞提出的“意派论”,何桂彦、王南溟提出的“后抽象”、一些理论家提出的“观念抽象”以及艺术视野编辑部策划的“新抽象”等概念,也相应做了几次大型的展览。理论家和抽象艺术家如何才能搞好交接关系,把抽象艺术在向前推动一步。

  • 冉杰 :向 @李向阳 提问:我们不能总抱着古典哲学拾古人牙慧,当下的中国思想语境,更是前所未有的丰富,新的理论构想是迫在眉睫的。那么,李老师认为中国现代主义抽象绘画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境况或挑战是什么?

访谈嘉宾

李向阳

李向阳

粉丝386

+加关注
嘉宾介绍: 旅意艺术家,策展人

主持人

张丹

张丹

粉丝55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