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面对大大小小的各种展览活动,有多少艺术家的作品让我们“过目不忘”?现在的艺术带给人的更多是一种困惑,我们经常会遇到不看作品说明或展览前言,根本不知道创作者在表达什么。在观展的展厅中,视觉上没有了喜悦,只感到困惑,艺术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有艺术理论家提出当今的艺术是“话语对视觉的统治”,视觉应当具有的意义消失了。基于此,杭春晓认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如何重构艺术与视觉的关联性?当然这种关联不是揭示一种具体的路径,而只是一种思考的方向。视觉在创作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也是他在一次美院讲座中的论题“视觉的自证”的讨论内容,欢迎各位网友一起来探讨“艺术还需要视觉吗?”

访谈时间:3月06日 17:00-18: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4个问题,30个回复)

  • 主持人

    刘正花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微访谈,本期我们的微访谈话题是:“艺术还需要视觉吗?”艺术国际编辑部很高兴邀请到嘉宾杭春晓来做客,下面大家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问。

  • 梅十方 :向 @杭春晓 提问:艺术还需要视觉么?艺术包含的门类很多啊!应该叫艺术还需要“感觉”吧?自西方理性主义体系进入中国后,我们的社会文化就渐趋于理性思维的交流,直观感悟没有了。

  • 李昌龙 :向 @杭春晓 提问:“艺术还需要视觉吗?”是一个国内八十年代美协争论的“看得懂”和“看不懂”的老话题变种。今天不是需要视觉而是视觉泛滥,表象视觉是无法自证的。我认为很多东西我不想看第二眼是因为我看不到视觉背后的思考,而只看到视觉图像本身。

  • 张志刚 :向 @杭春晓 提问:艺术还需要视觉吗,---当然。一部分艺术是需要视觉的,在艺术门类五花八门的今天,视觉艺术只是艺术的一小部分。就像过去对架上绘画的危机感一样,绘画还是照样存在的。只要是带有人类感情的艺术,是否用视觉的或非视觉的表达方式都是次要的,这个讨论是否有实际意义。

  • jiangxiaoqing :向 @杭春晓 提问:最近在草场地前波画廊看到洪磊艺术家的作品,他的作品很大特点就是在墙上写满了字,这些文字都是作品的背景知识或解释。他本人说他是个文本主义者,文字给他很多想象力,艺术的视觉并不能完全呈现出他的所思所想,只能依靠文字相助。这种情况是不是说“视觉”并不一定是艺术最重要的?

  • 苏坚 :向 @杭春晓 提问: 杭老师该题文章逻辑很严谨,赞……当然 ,也在艺术史正常的逻辑范围里。 “视觉存废”、“视觉自证”问题不是一个“孤立系统”问题,是社会发展“合力”的结果,从这个扩大化的角度,问一下杭老师:有何方向性“解决”的提示?

  • ddd :向 @杭春晓 提问:不论是图像还是文字语言,当被人看到的时候,他们都成为视觉文本了。文字的意义我们都会懂,对于图像来说,你是否在追问图像背后的意义?但这个意义有没有标准?一幅画可能您看了很有意义,但对于他者可能就没有任何意义。

  • wenai :向 @杭春晓 提问:其实“视觉”对我来说,就是作品本身对创作者思想或观念的一种折射,这种“视觉”是连接观者与作者的通道。如果说艺术还需要“视觉”吗?肯定需要,必需的。只是每个作品对我产生的感动与享受程度不一样。不知道我理解的是否有误?

访谈嘉宾

杭春晓

杭春晓

粉丝327

+加关注
嘉宾介绍: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批评家、策展人,博士

主持人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刘正花

刘正花

粉丝641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总编助理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