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当代艺术批评家天乙在艺术国际网发表博文《艺术批评全面沦陷》。他对中国当代艺术批评主流群体过去一年的部分批评行为、现象、立场、观点进行简要的梳理,揭示中国当代艺术主流批评力量已经丧失基本的批评精神和学术良知,已经沦为权力的追随者和名利的吹鼓手。艺术批评的责任、立场、原则已经丧失殆尽,意味着艺术批评从社会属性与历史价值角度判断已经沦陷。

  天乙提出当代艺术批评最缺的不是学术,而是精神、责任、立场和勇气。如果艺术领域继续维持这种低文化含量、低思想含量、低智慧含量的产业性运行,艺术批评包括当代艺术本身反弹的日子将渐行渐远。面对中国艺术批评现状,艺术国际网很多博友发表过相关文章,提出自己的看法与思考,如艺术圈网主编郭赟提出当下的艺术批评的力量日渐衰微是不争事实,那么,到底是谁在扼杀中国艺术批评?艺术批评家刘淳在《对当今艺术批评的批评与思考》中强调当今对艺术造成最大的伤害,还不在于利益批评,而在于批评界几乎没有批评,这“几乎没有批评”的含义并非只有一味地表扬,而是批评本身缺少质量,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和效果。

  对于今天的艺术批评究竟是一些怎么样的批评?欢迎大家共同和本期微访谈嘉宾天乙一起讨论。

访谈时间:3月31日 16:00-17: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42个问题,42个回复)

  • 主持人

    徐培琴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微访谈, 本期我们的微访谈话题是:“艺术批评全面'沦陷'”。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天乙做客。 

  • 本期嘉宾

    天乙 :吴味“人海战术”有一些误解 我所说的艺术批评全面沦陷,说的是主流批评群体及其艺术批评,这个范围指的是体制内的批评家群体和学院的批评家群体,具体说,指的是艺术官员和享受俸禄的各种协会、学会人士,也就是消耗艺术批评公共资源的那些批评力量。

  • 本期嘉宾

    天乙 :一部分虽然并非体制内和学院内但是拥有体制内、学院内批评家群体主要特征的非主流批评家群体。说艺术批评沦陷,指的是艺术批评责任、立场、正义、勇气当然也包括学术的丧失。通观这样的批评,虽然绝大多数批评言论都似乎从学术出发,但最终没有回到学术,因为假的就是假的,回不去。

  • 本期嘉宾

    天乙 :主流批评全面沦陷并不意味着整个艺术批评全面沦陷,这是符合逻辑的。在中国眼下艺术批评领域,依然有一批非主流的批评力量和极少数或个别主流批评家竭力坚守批评底线,主流批评家中如王林最近就不断戳穿某些批评现象的实质,更有一部分青年批评家如段君、鲍栋等人在主流批评的边界附近拼搏。

  • 本期嘉宾

    天乙 :非主流批评的主体,基本上都体现了从更加广阔的视野着眼,采取相对而言更加灵活、更加生动、更加实在的方式介入艺术批评。相对而言,非主流批评家没有顾忌,实话实说,靠一种社会责任感甚至艺术责任感支撑,基本上保持了独立的批评立场,也体现了正义的批评倾向。

  • 本期嘉宾

    天乙 :吴味认为我在批评艺术批评现状指称批评沦陷涉及批评群体的“人数”,认为我说“沦陷”是因为批评家群体中不同批评倾向的人数比例,所以他用了“人海战术”这个词,很显然是吴味误解了我的出发点。我丝毫没有观照批评家群体中主流与非主流以及相互渗透的具体人数的意思,只想说明一点:

  • 本期嘉宾

    天乙 :即主流批评群体本来就或者已经丧失具有实际效力和新建功能的批评责任、独立立场、批评正义、表达勇气,已经无法担当有效艺术批评的大任。至于这种“有效批评”何以发生、演变,需要进一步分析和研究。非主流批评群体的梳理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显然不是我的博文《艺术批评全面沦陷》所能完成的。

  • 本期嘉宾

    天乙 :追魂的意见是,批评家应该“用生命去拓宽理论建构”。我理解,追魂的意思就是批评家需要秉持独立的批评立场,在真实的、自我生命体验的基础上,基于艺术材料、采取论证和实证的方式发出真实的声音,体现出“理论”的属性,这是艺术批评的根本要义。

  • 本期嘉宾

    天乙 :但是,我个人并不相信中国艺术领域能够出“理论”,尽管我们看到数量不菲的种种艺术“教材”。中国不是出“理论”的地方,自孔子以降,基本只做了三件事:一是基于先验和个人感悟的概念表达,诸如延绵不断的人生原则;二是基于个人情绪的是非判断,判断对了,就流传就赞颂,判断错了,就终止就鞭笞

  • 本期嘉宾

    天乙 :三是近代以来特别突出的推介西方学说,这项工作几乎成了学术和理论主流,耗废掉了中国近代以来文人学者的时间、精力,作用不可低估,但是始终停留在推介的层面,而且有些东西若干年以后发现推介错了。追魂对艺术批评的希望,

  • 本期嘉宾

    天乙 :我想,三是年内是实现不了的,需要传统思维模式的衰减,需要功力至上意识的扬弃,需要私欲理念的转型,需要技术精细化且不唯技术的实证精神的建立,等等。

  • 李劲松 :向 @天乙 提问:1、现在很多人看好业余批评家,是因为他们不在利益圈子里,敢于说,不怕得罪人,有独立评论和判断的立场,容易得到读者们尊重。您认为他们的未来和前景会如何?

  • 罗丽娜丹 :向 @天乙 提问:当今缺少说实话的的人,难道是不敢说?还是不能说呢?像天下无贼里的一说:"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但是怎么让词汇更迂回一些,让大家都有台阶下呢?自己在审视自己言语的同时不要针针见血,而是像中医的针一样,正中穴位,做到针到病除呢?期待天已老师的回答,谢谢。本姑娘这厢有礼了。

访谈嘉宾

天乙

天乙

粉丝1449

+加关注
嘉宾介绍: 当代艺术批评家、人文学者

主持人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刘正花

刘正花

粉丝641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总编助理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