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三年来,王瑞芸一直在本网发布各种西方艺术理论的前沿文章,总是都带给我们很多学习的机会和启示。近期,王瑞芸又就西方在当代艺术审美性的认识上发布了几篇文章,其中,《西方当代艺术理论前沿(十三)》一文中提到:“眼下他们(西方人)在对于当代艺术的审美性的认识上,显然滞后。准确地说,他们的现代艺术和其审美定义是匹配的,但当代艺术和其审美性尚不匹配。丹托的全部努力是试图让其匹配(尚且并未做好),我们中国的当代艺术理论尚若连丹托的进展都没有跟上,还继续流连在格林伯格这类美学的讨论中,我们在艺术审美理论上的滞后也许会更加严重。”

  这篇文章提醒我们的也许是当我们在讨论格林伯格的时候,不要忘记跟上丹托的进展。丹托提出了“第三领域的美”,尝试建立当代艺术新型的审美类型。而丹托也是有局限性的,在王瑞芸看来,他并没有阐释清楚这个问题。而事实上新的审美性在中国却早已确定了。最后,王瑞芸在文中提到:“为人生而艺术,才是中国艺术的正流。”那么,文章到了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下了?

访谈时间:5月25日 10:30-12: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65个问题,58个回复)

  • 主持人

    朱嘉鸿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上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当代艺术的审美性”。艺术国际编辑部很高兴邀请到嘉宾王瑞芸女士来做客,大家有什么问题就提问吧。

  • 杨林 :向 @王瑞芸 提问:美与丑似乎是相对的概念?!审美性似乎不包括审丑性?!但是,审美性的界定一直是人们论辩不休的课题,何谓美?何谓审美?审美性是一个概念?还是一个过程?是“标准化”的艺术创作的指标还是艺术创作的理想?另外,缺少“审美性”的艺术是否就不是艺术?

  • 日出 :向 @王瑞芸 提问:亲爱的王瑞云,我喜欢你说“为人生而艺术,是的,我们睁开眼就是视觉,自然的没有目的的接受着,人及生物都如此可是那分选出的视觉艺术。的确被人类标榜为审美艺术了。艺术是一种自我感受的挑剔。你受过美术教育或你没有过,审美是原始的自然的。艺术出于内心的,是有意思的你认为呢?

  • 谭友元山水画 :向 @王瑞芸 提问:2个问题:一是西方当代艺术的理论支撑太弱,虽然有理论家关注此问题,但根本上没有建立起来,乃至于可以“终结艺术理论”了,而用我们中国式的文化理念真的可以救活当代艺术,也同时救活我们自己吗?

  • 此在 :向 @王瑞芸 提问:我好奇的是没人去使用这个小便池,问题是这个小便池应该放在那里,在艺术的名义下、还是日常生活里?杜尚好比现在大学里:哲学系哲学没有学好的学生,跑到艺术圈里做策展什么的.........。

访谈嘉宾

王瑞芸

王瑞芸

粉丝715

+加关注
嘉宾介绍: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艺术评论家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5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