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性”是近些年出现于很多中国批评家批评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其无疑在当代中国艺术界形成了一种“文化民族主义话语”。“中国性”是什么?我何以强调“中国性”?作为艺术批评话语的“中国性”与政治意识形态色彩极浓的“中国特色”、“中国模式”、“民族性”等有什么样的联系?“中国性”到底是新世纪追求,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除了解答以上问题,廖上飞在《我们何以强调“中国性”?——对“中国性”这一艺术批评话语的批评》一文中还提到:事实是,“中国性”话语已经成为很多中国批评家的批评理论和实践的主体话语。高名潞、陆蓉之、王林等批评家、策展人皆已退守“中国性”。廖上飞在文章最后更是犀利地指出:目前,“文化民族主义”(即强调“中国性”的“新保守派”所鼓吹的)与“政治民族主义”(比如“中国特色论”、“中国模式论”)的汇合,这或许是最为可怕的结果。这是他告诉我们的值得警惕的地方,我们在这里来进一步探讨吧。

访谈时间:6月08日 16:30-17:3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18个问题,14个回复)

  • 主持人

    徐培琴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在线访谈话题是:“警惕‘中国性’艺术批评话语”。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廖上飞先生来做客。

  • 王珑澔 :当代艺术能够实现真正与所谓民族性分割吗?我认为这不是艺术的根本,艺术的根本在于艺术家是否有艺术创作的思想空间和政治环境的自由度来决定,没有充分的自由空间,是不可能产生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艺术.

  • 大大 :向 @廖上飞 提问:廖上飞,建议你在谈论中国性问题的时候,把老王、老高的文章仔细读一下,否则就是对空放炮。老王和老高主张还是有所区别,老王所提的中国性恰恰是反对你所谓的中国特色、中国模式之类的。陆蓉之就算了,她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 白玉麟 :向 @廖上飞 提问:我也思考过关于民族性和世界性的这样的话题,这对于艺术来讲,只是观众的问题,但是,艺术却不是演员。批评家的概念引发思考,我暂时不能说中国性这个概念在将来艺术的发展中是否合理,但是现在阶段我认为和合理的,但终究有一天,中国性不过就是一级艺术长廊的台阶而已,你觉得呢?

  • 主持人

    徐培琴 :各位网友,本次在线访谈即将结束,如有更多问题,敬请到嘉宾“廖上飞”博客中或私信,继续与他交流。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参与!下期“在线访谈”详见本页右下角“访谈预告”,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访谈嘉宾

廖上飞

廖上飞

粉丝473

+加关注
嘉宾介绍: 批评家、策展人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