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末北京的各种展览开幕酒会上,气氛热烈、人头攒动,不时可以发现很多新鲜的面孔,但仔细看画的人不多,仔细看人的人倒是不少。”批评家段君这样言道,这是我们深有同感的。究其原因,正如他在《中国当代艺术如禅宗学佛》感触到的,中国当代艺术最掣肘的课题竟然是权力和资本。

  “中国当代艺术的唱戏者并不是真的在唱戏,他时刻知道自己是在表演,而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戏人也并未入神,他在想艺术以外的事情。”,段君在谈到中国艺术收藏现状时,认为现在所谓的中产——艺术界一厢情愿地把它想象成未来艺术品收藏的主力军,其实并无完整的构造,而且严重依附官僚,迷信官本位思想,很难值得社会期待。

  在本博文中,他强调最该提倡的是清醒和自觉。只有清醒才能增强自身的内力,远离自大,只有自觉才能克服自身的局限,生生不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现状面临的重重问题,该如何重新认识与思考?欢迎大家一起参与本次讨论。

访谈时间:6月16日 16:30-17:3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0个问题,30个回复)

  • 主持人

    徐培琴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在线访谈话题是:“中国当代艺术如‘禅宗学佛’”。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段君先生来做客。 

  • jiangxiaoqing :向 @段君 提问:一些出国看展研究艺术的学者说到看了国外的当代艺术再回头看中国的当代艺术觉得“荒芜”,当前中国当代艺术又面临权利和资本的注入。今后发展的道路是否堪忧无比?

  • 李劲松 :向 @段君 提问: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量,这个时代体制所造就的现象或许还有新的艺术问题的提出,矛盾与价值观的混乱有可能对艺术有用,除去权力资本外,艺术有没有一条阳光大道去走呢?

  • 文鹏 :向 @段君 提问:象我们是在当代艺术氛围里成长和实践的一代,深感中国当代艺术的居多诟病,现在只想静下来、退回去,去找寻我们的当代艺术。这是否也是“禅宗学佛”?

  • 吴欣 :向 @段君 提问:“中国当代艺术的唱戏者并不是真的在唱戏,他时刻知道自己是在表演,而中国当代艺术的看戏人也并未入神,他在想艺术以外的事情。”这话说得很经典啊,问题就是很多人对此已经习以为然了。

  • 常霞 :向 @段君 提问:“真正忘情而沉醉于艺术的情形,是戏剧界所说的‘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很是支持。只是疯子很多已经被“治愈”了,傻子又有很多貌似“聪明”了。

  • Test :向 @段君 提问:你说的清醒和自觉是很重要,不仅是对当代艺术的态度上,生活和工作上也应如此。不知道段先生最近有策展展览没?最近可是艺术界展览旺季啊

访谈嘉宾

段君

段君

粉丝821

+加关注
嘉宾介绍: 艺术批评家、策展人,博士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