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8日对于宋庄一些来说也许是个特别的日子。艺术理论前沿对话暨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颁奖活动在宋庄四维艺术空间举办。仪式授予栗宪庭先生艺术理论奖,授予吴味先生、苏坚先生艺术批评奖,以表彰他们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做出的贡献。这次活动聚集了很多宋庄艺术界人士以及其他相关人士,现场的气氛自由活泼,在艺术奖满天飞的今天,这个颁奖典礼显得与众不同。因为它发出的主要是当代艺术民间的声音,因而格外独立和纯粹。

  致力于独立艺术批评的程美信是这个活动的主要策划人。正如他本人,这个论坛也是独立和前卫的。诸如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奖,独立性的奖项如何做到保持独立性和前卫性?抛开奖项,在整个文化系统中,当代艺术需不需要独立?如果是,需要何种程度上的独立?如何做到?本期在线访谈我们以艺术的独立性为主题,希望广大网友讨论。若有其他话题,也可在此与嘉宾程美信讨论。

 

访谈时间:11月09日 16:00-17: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25个问题,24个回复)

  • 主持人

    常霞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当代艺术的‘独立性’问题”,艺术国际编辑部很高兴邀请到嘉宾程美信来做客,下面大家开始讨论吧! 

  • 徐曼 :向 @程美信 提问:近几年来,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络式的短文批评很受读者的关注,影响面也很广,长篇大论的文章大多基本是从事理论研究者愿意去读,您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呢?

  • 四维时代艺术空间 :向 @程美信 提问:程老师您好,座谈会上栗老师转述了一句不仅使他心寒也让宋庄的独立艺术家心寒的话:一位领导在饭桌上曾说要把国家画院的大旗插在宋庄。宋庄本来是为解决越来越多的流浪艺术家生存,替政府解决艺术生态的问题,到底谁在破坏安定团结?如何重塑民间宋庄?

  • 天乙 :向 @程美信 提问:美信你好,我怕到时候忘了或安排不过来,现在提问。像这类民间或体制外的艺术批评活动,如何在严密的体制壁垒的情势下发挥应有的作用?或者说,只能是游离状态下发挥其实质性影响?如何防止此类批评家一旦有了一定的地位之后投靠体制或者为体制所用?(我相信吴味和苏坚不会)。

  • 萧炎 :向 @程美信 提问:在当下中国,艺术的“独立”与身份职业、利益有很大关系,尤其是艺术批评。评奖的依据是根据本届投稿的文章,还是根据投稿人以前在批评的工作上所做的工作呢?

  • 森达达 :程美信好!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由于森达达的到场,促使一个本是普通的颁奖会引伸为文化征战的历史的转折点。(2012年10月28日下午在北京宋庄四维时代艺术中心举行的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颁奖仪式。)其主题蜕变为:一、程美信当场逼栗宪庭否定“王广义集团主义”。(未完)

  • 森达达 :二、吴味逼栗宪庭承认“问题主义”的重要性。三、森达达从历史的高度将中国新文化史划分为三个阶段;即第一次(1919——1937),第二次(1979——1989),第三次(2008——)。自1989年“陆-4屠城“之后,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就被国家暴力机器切断了,只到2008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自媒体时代的到来,

访谈嘉宾

程美信

程美信

粉丝1481

+加关注
嘉宾介绍: 当代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常霞

常霞

粉丝27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