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身为医生的吴味,职业上与艺术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完全是出于对人生某种意义的诉求,介入了艺术批评,而且是比较深地介入了,以至于艺术批评已然成了他的人生志业。

  吴味一直在思考:艺术批评的最终根据到底是什么?艺术批评,是揭示艺术真理的。艺术真理的核心就是自由,自由是艺术的起点,也是艺术的终点;而当代艺术更以其自由诉求的观念直接性而成为“自由的艺术”。也所以,艺术批评,尤其是当代艺术批评,是一种与自由有关的事业,它要解决的是艺术揭示自由的观念与方法论问题。不面对人的终极自由的当代困境问题,当然无法建构出旨在促进艺术更有效张扬人的终极自由的当代艺术新理论。对于今天特别强调的“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精神”的当代艺术批评的终极依据和终极意义是什么,欢迎大家和本期嘉宾吴味先生交流。

访谈时间:11月17日 16:00-17:2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45个问题,45个回复)

  • 主持人

    徐培琴 :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在线访谈话题是:“艺术批评的终极依据”。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吴味来做客。 

  • 天乙 :向 @吴味 提问:这里的终极根据能不能理解为在某个特定时空下的绝对根据?如果可以这么理解,幸福、权利等等是不是也应该成为终极根据?因为从不同角度可以建构不同的终极根据。

  • 追魂 :1.当代艺术是研究、呈现、引导当代社会的生命状态!并不能停留在生命本体论的初级建设。怎么样通过生命本体来链接社会、推动社会文化升级过程,当代艺术的语境、使用的材料,不是单纯的创造物质,而是怎么使用物质的材料。请问吴味先生在这方面艺术界有哪些学术建构?

  • 追魂 :向 @吴味 提问:2,一切生发过的理论和既定的存在方式,都是保守和封建的意识,有些现象,在特定的时空有进步的意义!而当代艺术的思想、精神创造,就是不停的跳火坑,从而拓宽公共生命自由的边界。请问当代艺术的理论引导和实际的艺术行为现象又有哪些案例?

  • 陈学刚 :向 @吴味 提问:前段时间,有人在新浪微博对你的“没有伟大的艺术,也可能有伟大的艺术批评”提出质疑,多数网友表示无法理解或反对。请具体解释一下你这句话的批评理念以及艺术作品和艺术批评之间的关系。

  • 追魂 :向 @吴味 提问:3;在社会群体事件爆发的维稳时代,切入时代共性的文化界、艺术界等各界人士,普遍都有牢狱!生命的无限性和生命的无限可能性得到张扬。作为理论界又有那些承担或者说应该怎样去承担历史脉络来建构文化基石?

  • 陈学刚 :向 @吴味 提问:作为坚持多年“在野”的独立艺术批评家,你和来自艺术体系出身的批评家有何不同?优势是什么?在“坐台”批评现象和青年批评家过早市场化日益严重的今天,你如何保持独立精神的自我净化?还有,这些年来,你虽然一直在为批评写作而努力,但从世俗的角度看你的艺术理论几乎没在现实中生效

  • 追魂 :向 @吴味 提问:4;因为自由!拒绝统治的思想、精神方式对立于官方文化统治,在理论上不应该否定封建观念的存在!现在当代艺术语境是怎样利用、使用封建意识,作用于社会从而达到文化升级,请问又有什么建议!

  • 陈学刚 :向 @吴味 提问:【接上条】艺术与生活的界限。假如“穿法袍上访”就是有意义的生活本身,那我们就不必套用“问题主义艺术”的外衣。我觉得这样的结果会把一条阳光大道引向独木桥,最好的办法是,取消艺术的定义和概念,直接融入现实生活诉求本体。“穿法袍上访”就是“穿法袍上访”,无需用艺术来阐释。

  • 林正碌 :向 @吴味 提问:“艺术批评的终极依据”这个命题本身有问题。因为:终极在哲学上是绝对化的概念,终极就是终极,不需要依据,需要依据就不是终极。所以,我权且把这句话理解为“艺术批评的价值依据”,起码,价值是可以主观设定的。那么,你的价值依据是什么?什么在当代(当下)是有价值的?

  • 冯楚 :先生好!中国文化语境中,理性精神是指绝对的自然比如天道秩序,而不是由人的观念和思想所形成的理论文本比如圣经。我们道教及儒教并非绝对精神,而是对自然秩序的各种解读与阐释。因此,至今无法形成一个终极的最高的和唯一的人的价值存在。在此,你提出的依居在中国是无效的,或者说是强加于他们的?

访谈嘉宾

吴味

吴味

粉丝946

+加关注
嘉宾介绍: 艺术家,艺术评论写作者

主持人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常霞

常霞

粉丝27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