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网上,赵子龙的一个观点引起的了包括商界、艺术界、影视界、娱乐界以及文化界的知名人士的热议,赵子龙认为:“艺术不应该成为精英和专家们的特供,以学术、专业的名义拒绝当代艺术的大众化、通俗化、公共化,实际上是一种对知识特权的迷恋。公众对当代艺术的理解能力偏弱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如果所谓的专业高度成了为少数人精英服务的理由,那么当代艺术也就成了一套黑话。”在讨论的过程中,很多时尚界和商界的人士倾向于艺术的大众化;而“艺术圈”里的人倾向于艺术的精英化。 其中,什么是他们所说的“大众化”、和“精英化”,以及艺术“大众化”的实践,成为了各界共同关注的话题。

  本期访谈,我们邀请到话题的制造者赵子龙,欢迎大家提问交流!


相关阅读:当代艺术需要重新公共化

                   free art,让艺术重返自由,重返社会

                  互联网革了当代艺术形态的命

                 

访谈时间:11月23日 15:00-16:3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3个问题,31个回复)

  • 主持人

    马西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关于艺术的大众化。艺术国际很高兴邀请到青年批评家赵子龙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个话题。下面大家畅所欲言吧! 

  • 王建玉 :艺术的大众化还有提的必要吗!早在1980年代就已经进入大众化,今天这样的话题能引起众人的兴趣,不是大众化,而是市场化,将艺术界变成能贸市场和精品店,买艺术品就像前几年全民热衷的买基金一样,想发财想疯了。不过,在没有国家机制保障艺术再生产的情况下,希望他们都能卖出作品,获得他交换价值。

  • 苏晓风 :向 @赵子龙 提问:中国的当代艺术应是多元化、更自由、更广泛的;完全的大众化、精英化都是片面之说;艺术来自生活、来自民间;进而由真正的艺术实践者升华至能代表中华民族艺术精神、关照现实的艺术作品。中国艺术需要宽广博大的自由空间,而非小圈子的狭隘鼓噪或江湖暗作。您意下如何?

  • 苏坚 :霸登先,好题目。不必把大众化和专业化完全对立,它们有交叉共进的地方。俺偶也给《东方早报》这样的大众媒体写文字,就是觉得应该将艺术界的一些问题推进公众层面,让他们觉得艺术问题跟真实生活有关系,另,文章、艺术品有百万读者阅到,其意义难道比仅千人、万人的小圈子阅到更少社会意义吗?!……

  • 苏坚 :向 @赵子龙 提问:现在圈内人太专注于“圈内成功”,无意于“社会建功”,能卖钱就三几个批评家歌颂、三几富豪掏钱特供就重复画一辈子(高级?)行画也无所谓,乃至部分人错认唯此乃可造就“历史地位”……其实,历史的长河乃大众的历史长河……子龙是不是可炮篇长文出来?

  • 纪晓棠 :向 @赵子龙 提问:我很赞成赵先生的观点,把当代艺术打扮的神乎其神,让大众以为艺术家遥不可及,只能让当代艺术失去存在的意义,当代艺术本来就不是孤芳自赏的,艺术也不是。但现在有很多业内人士固守着这份“骄傲”,不肯放下架子,写文章也是一大套各种主义,玄而又玄,我们要怎么改变这种情况呢?

  • utermost :向 @赵子龙 提问:现在电视里大都是肥皂剧,大学宿舍里充斥着色情笑话,如果不和大家一样,就会面临着被孤立甚至被指责为孤僻,艺术如何能在观众和大学里有立足的空间?整体环境的污浊和时代局限如何突破?

  • :向 @赵子龙 提问:“先锋”、“前卫”的艺术刚开始是带有“精英”色彩的,而大众化是一个历史的过程。以杜尚的小便池为例,您认为这个作品在中国民众里是否已经大众化了?对于这个作品,或许只有那么一部分有相关知识的人才能更好的理解。

  • :向 @赵子龙 提问:总体而言,先生的目的是质疑和消解艺术的行业里面的行业准则,但仅靠艺术的大众化这一方案,似乎是用了一把没有子弹的枪,大众没有理解艺术的良好基础,如何实现“大众化”呢?

访谈嘉宾

赵子龙

赵子龙

粉丝396

+加关注
嘉宾介绍: 当代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