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山”最初缘起于朱青生的一个想法,将桂林的一座山漆成红色。这个表面上看似荒诞不经的想法,多年来不断被质疑、被追问、被讨论。24年来,朱青生将“漆山”作为当代实验艺术,在不同时空中实施的“漆山”计划,致力于把作品变成自然对象本身,让艺术作为人的创造物回到物本身。“漆山展”巡回展的第二站是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系统地展示了朱青生关于“漆山”引起的十个问题的讨论,简称“漆山十事”。这十个问题分别是:自然本质、自然雕塑、自然材料、回向自然、自然偿还、山河一片红、污染与环境、青绿山水中的朱印、自然在现代社会的公共化、艺术品作为物本身。在不一样的地域、时间、文化里,是否有不一样的问题,不一样的讨论?本期嘉宾朱青生将于12月21日晚上七点至八点为大家答疑,欢迎提问。

 

相关阅读:漆山展前言以及现场图

                  漆山——文献的交流

           “漆山十事”之一、二、三

           “漆山十事”之四、五

           “漆山十事”之六、七

           “漆山十事”之八、九、十

访谈时间:12月21日 19:00-20:2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41个问题,40个回复)

  • 主持人

    马西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晚上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关于大型艺术创作“漆山”计划。艺术国际很高兴邀请到作者朱青生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个话题。下面大家畅所欲言吧!

  • 本期嘉宾

    朱青生 :漆山计划是一个观念艺术作品,策划人唐克扬将我1998年的一个漆山方案为题目,综合了24年来我的几十个作品和方案来做成一个和观众交流的机会,提升保护自然的意识,追究世界的本质和生命的意义。只是这种艺术的追究不是学术性的,也不是思辨性的,而是艺术性的。但是我们今天的讨论是学术性和思辨性的。

  • 缪驷明 :向 @朱青生 提问:艺术需要自然,但不能破坏自然,就像电影需要环境但不能破坏环境,倘若我们为了艺术却破坏了原有的生态,但这个艺术就不具有“灵”性,为了一个数字而得到一个数字,环境破坏了,一张张纸却买不回来我们的将来和地球母亲得怒吼,可是我还是很希望艺术的独特化的

  • 王菊如 :向 @朱青生 提问:朱先生的奇想,可能是三岁幼童的幻象,我孙子在上幼儿园美术兴趣班时,曾向我提出,等他大了,一定要把月亮喷涂成蓝色的,一定比现在更好看。我觉得我孙子的想法比朱青生的奇想可爱得多。原来很崇敬他,现在发觉朱先生是艺术思想的贫困户,大家帮帮他,或许为的是呻哗众取宠,另有意图。

  • 韩苗子 :向 @朱青生 提问:在向桂林市政府申请的“漆山”计划的文件中,提到作品会吸引游客到过去不涉足的区域,拓展旅游线路和项目。我的看法可能不同,因为就现在看来,很多旅游项目都在破坏着生态环境。这不是和“揭示人为灾害的危险性和严重性”刚好相反吗?

  • 李绿 :向 @朱青生 提问:看到您的作品,让我想到了重庆的一位艺术家沈桦,他之前就把拆迁废墟中的一面墙刷成绿色,或许你们俩的作品很相似,你关注的是自然问题,沈桦关注的是社会问题。我觉得没有单纯的自然问题,更重要的是自然与社会、自然与人等等问题,不知道朱老师的看法如何?

  • 李绿 :向 @朱青生 提问:我记得曾经在重庆见过一个国外艺术家(好像是一个小组),他们寻找了一处楼房建筑,然后清理了建筑中的一块表面。你们的手段刚好相反。你的是在加东西(漆),他们的是在清理东西(尘埃)。同样你们在改变着某样现存的事物,在您作品中的这些改变有什么更深刻的含义吗?

访谈嘉宾

朱青生

朱青生

粉丝319

+加关注
嘉宾介绍: 北京大学教授,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5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