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年末的天气越发寒冷,广州53美术馆咖啡厅里,离贵阳叙事:新长征路上的“城市零件”[广州]展览的开幕还有3小时,策展人蓝庆伟向研讨会上的嘉宾们抛出一个比当时天气更灰暗的研讨会主题:“艺术团体的死亡之路”,引起了与会评论家、艺术家、媒体人的激烈辩论。无论支持或反对、感慨或庆幸都为“艺术团体”这个争议性的事物展开了讨论空间。

  据徐乔斯《该死的团体——对于“艺术团体的死亡之路”的补充说明》一文中介绍,艺术团体在中国的风靡始于1985年,西南的、北方的、厦门达达的、杭州“池社”的,广州大尾巴象的,大家都是最早以团体知名的艺术团体。30年过去了,艺术团体似乎并没有突出个案,仿佛一直处于“团体不死、个体不活”的状态。是“团体”正雄起,还是“个体”已死亡?本期在线访谈我们邀请了蓝庆伟胡震作为嘉宾,希望网友们参与这个话题。

  相关资料:研讨会“艺术团体的死亡之路”摘要

访谈时间:1月11日 16:00-17:1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2个问题,28个回复)

  • 主持人

    马西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艺术团体的死亡之路?“。艺术国际很高兴邀请到作者蓝庆伟和胡震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个话题。大家畅言吧! 

  • 范美俊 :向 @蓝庆伟 提问:在观念多元与信息便捷的当下,艺术的团体性真的接近“死亡”了,艺术家个体被迫成为个体的人,这个时代进步的必然,即有些哲人所言的“人的解放”。 不知道嘉宾怎样看待今天多如牛毛的地方画派这种艺术团体?谢谢!

  • 萧炎 :向 @蓝庆伟 @胡震jameshu 提问:请问您觉得某些艺术团体有存在的必要吗?艺术是非常注重个体精神的,城市零件不过是一个地方艺术家的聚合,打着团体的旗号获益。无异于另一种形式的“地方画派”。如果说有团体个性,我整个“乡村零件”,凑齐一帮乡村出身的艺术家创作也一样会有自身的特色。

  • 范美俊 :向 @蓝庆伟 提问:这个选题很好。这些年来我一直对各地打造地方画派持不同意见,像“画派”这种不需要到民政局注册登记的所谓\"团体\",比组织性较强的的画会、协会,以及有一定核心艺术理念追求的如“大尾像”艺术团体更为松散。

  • 徐子林 :向 @蓝庆伟 提问:蓝老师好:为什么要形成团体?团体是为了表达团体的整体倾向还是仍然各自为政彰显个性?前者现在还有吗?后者为了个性那么团体有意义吗?艺术区的春梅和香秋两个妹子天天在一起画画,好的快成基友了,可是她们不知道什么叫团体,怎么解释?

访谈嘉宾

蓝庆伟

蓝庆伟

粉丝302

+加关注
嘉宾介绍: 成都当代美术馆副馆长
胡震jameshu
嘉宾介绍: 胡震,《画廊》杂志副主编

主持人

马西

马西

粉丝522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