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著名当代艺术家杨千发微博说:“上海中华艺术宫(前世博中国馆)正在展出87件来自法国奥塞美术馆的精品。观后令我叹服。使我感叹的是:一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国居然还有那么多所谓的写实派在模仿或跟风。写实主义已经进入历史100多年,为什么在中国还能代表官方主流。这不得不让人反思。在21世纪,艺术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此言论一出,引来众多相关人士的转载和评论。有评论认为,这种现象是由中国整体国情决定的,是难以避免的;也有人士指出:中国的所谓新写实,只有写实,但没有精神。后来,杨千在评论中补充:中国的艺术家都经历过写实主义,但要创新要寻找新的绘画语言,必须摈弃陈旧保守的传统“写实派”。

  21世纪,中国到底还需不需要传统“写实派”?或者,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写实派”?如果您也有自己的想法,请关注本期在线访谈,与杨老师一起进行讨论!

 

        相关阅读:中国写实派亟需新精神

访谈时间:1月23日 16:00-17:05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8个问题,31个回复)

  • 主持人

    常霞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访谈话题是关于中国是否还需要传统“写实派”。艺术国际很高兴邀请到艺术家杨千来做客,下面大家开始讨论吧! 

  • 本期嘉宾

    杨千 :我先说两句。本来这个题目根本不值得这样去讨论。艺术界本应像一个自然生态一样,各有各的生存方式和权力。但在中国这个特定的语境中,很多简单的事变得那么复杂且荒唐。就不得不讨论一下了。

  • 本期嘉宾

    杨千 :我在这里不是讨论绘画还可不可以写实的问题。我想说,写实不是问题,只要写实里面有点新东西,就不是问题。 那么,现在的传统写实派指的是哪一类绘画呢? (1):想法,和手法以及形式上都没有新意。没有区别于以往的写实。 (2):毫不感人的、非真实的、矫饰的、

  • 任旭 :向 @杨千 提问:杨老师好!您提到\"在欧美,类似\'写实派\'这种画,不但进入不了艺术史、美术馆,也进入不了一、二线的画廊,只能进入三、四流的行画廊。\"这会不会太绝对了些?

  • 艺术畅想者--恩石 :向 @杨千 提问:我想说的是创新是什么?大部分还不是山寨回来貌似的新鲜货,所以这个和写实派因该没有关系!国外一个星期的街头文化都可以在中国艺术界整成所谓的创新意识并且大肆宣扬,这个貌似是文化局限带来的现象!只要是艺术都有路可以走,界定往往是虚假和集团帮派的表现,而不是所谓意义上提升!

  • 王侨 :向 @杨千 提问:请问中国写实画派的保守是具体体现在什么方面?是思想观念上的还是其绘画语言本身的。还有新的绘画语言的开发如何面对绘画本身就是边缘的尴尬现实?“中国写实需要新精神”是指用写实的形式来承载精神的革新吗,如果是这样会不会有语言和形式故意附会的尴尬。

  • yiyang :向 @杨千 提问:跟风!一切外来的东西在中国总有市场,主流学派不民进取又把持当前大众思想,文化大革命影响一直存在。艺术家与文化学者能不能真的去反思儒家思维,倡导道家及诸子百家,表达自己的清新自然的思想,形成了自己就是创新吧。

  • 大倩 :向 @杨千 提问:我认为您提到的这种无精神又无意义的“写实派”用传统两字来定义有些不妥,时代应该是向前发展没有错,但“传统”还是有一些传承意义的,跟拷贝、腐朽、跟风不是一个概念,所以绝对不该被一棒子打死。

  • 夏渡秋 :向 @杨千 提问:“写实”只是一种绘画的技巧,而很多人把“写实“理解成“现实主义”了,以致于“写实”和“现实”混淆在一起,难解难分。杨老师是如何看待绘画技法和现实社会关系的呢?

访谈嘉宾

杨千

杨千

粉丝211

+加关注
嘉宾介绍: 艺术家

主持人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常霞

常霞

粉丝27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