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众化”的背后,是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陷阱。一方面,我们希望艺术可以没有底线没有界限地进入“大众”,似乎“大众”是潜在的巨大市场;另一方面,“大众”对于当代艺术或望洋兴叹或自以为是。于是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出现了所谓“买得起”的艺术品,在《谁的市场,什么力量?——对于“大艺博”画廊论坛的发言及补充》中,徐乔斯批判了打着“让中产阶级消费得起”的招牌来炒作市场和杀鸡取卵的消费模式。在《“大众化”梦想与“大众化”国情》里她进一步阐述了艺术消费和欣赏的群体只能限于小众的必然,以及小众的选择是可以支撑住另类的艺术形式的可能。徐乔斯认为,画廊、空间、美术馆的当务之急是鼓励和培养人们对于作品的判断力。这里牵涉到一个问题:空间、画廊、美术馆、艺术品商店,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立场,让小众迎合你,而这个过程很缓慢。

访谈时间:1月30日 16:00-17:00

显示:
全部问答时间递增

访谈内容(共38个问题,37个回复)

  • 主持人

    徐培琴 :各位艺术国际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艺术国际在线访谈,本期我们的在线访谈话题是:“艺术大众化”是一种虚拟。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本期嘉宾徐乔斯来做客。 

  • 斯源 向 @徐乔斯 提问:“艺术大众化”的背后,是一个难以自圆其说的陷阱,__有思想的女性才可能提出这么有价值的论点,毫无疑问,这将是场非常有价值的讨论!关注中 ……

  • 张羽 :向 @徐乔斯 提问:当代艺术面临一个悖论的困境,一方面艺术家觉得艺术圈太封闭,想走向“大众”,但“大众”仿佛对当代艺术并不买账。所谓的“大众化”只可能是学术概念,不可能是实体概念,事实上沃霍尔都死了,他的波普艺术并没有几个大众认可,还是艺术系统在认可他。

  • 唐韶源 :其实,艺术本身就是为少数具有一定艺术修养,懂得审美有鉴赏力的人群服务的。走向大众,艺术就会变得中庸,没了艺术家的个性思想。不过从艺术水准看,有高雅,有平庸和低俗之分。

  • a老羊 :向 @徐乔斯 提问:来捧场:)“是一种虚拟”这个结论没研究过。只是想:电影、音乐是艺术,“大众化”了?连环画是不是艺术?它很“大众化”。画一张性爱春宫图复制丝网,全国人民卖不是问题,很“大众化”!……这样一想,是不是可以认为:“小众表达的艺术”要成为“大众化的艺术”是一种虚拟?呵

  • 苏坚 :向 @徐乔斯 提问:数天前我在网上跟网友讨论行为艺术时,针对“行为艺术应该保持小众化”的观点,我持反对意见,因为我觉得简单、笼统谈论“大众化”还是“小众化”很不靠谱。美女,你说呢?

  • 苏坚 :向 @徐乔斯 提问:公众参与文化活动、文化生产是全方位的且得到全方位保障的,包括彰显公众主体地位的文化管理工作、文化设施、文化机构、文化队伍、文化活动等等程序化体系和多层次内涵,既涉物质、硬件基础,也涉价值、观念,它们之间有着深层运作机理和深刻可循规律,非简单而纳。斯美女,你怎么看?

  • 苏坚 :向 @徐乔斯 提问:当然,“公众”一词,我坚持三个基本点:一是公众的作用有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合力论”含义,即任何价值判断标准中都有公众判断价值积累;二是本为私身的人们聚到一起从而形成“公众”;三是专家的身份有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是公众的一部分的“互动论”含义,即价值互溶。这对不?

  • 和丽斌 :向 @徐乔斯 提问:你指的艺术应该是有范围的吧。任何讨论都是有范围界定的,广义的艺术在今天确实已渗透于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而狭义的艺术就如金字塔尖一样,永远只是为少数人拥有,但二者并不矛盾。二者共生共存、并行不悖,这才是一个良性、多元的艺术生态。

  • 史绪 :向 @徐乔斯 提问:艺术不可能大众化,能小众化就不错了。艺术创作也万不可背着这个枷锁来进行。除非画点儿行画卖钱,即使这样,买的人也会横调竖捡的不好应付。我把梵高的画拿给父母看,他们说乱画,交响乐他们听一小会就烦了,怎么能让他们满意,我真没办法,他们应该是属于大众里的人。听听你的看法?

  • 史绪 :向 @徐乔斯 提问:“艺术大众化”是杀人不见血的一把刀,谁握着这把刀,谁就是“屠夫”,小心为妙。艺术真正需要的是自由,不管最好,任其发展,或者让真正懂艺术的来管理也好。看看国家级的全国美展作品,千人一面,万众一心,专家点头,百姓称赞,可能达到了“艺术大众化”的目的了。但这与艺术何干?

访谈嘉宾

徐乔斯

徐乔斯

粉丝810

+加关注
嘉宾介绍: 当代艺术策展人,行为艺术研究者

主持人

徐培琴

徐培琴

粉丝450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内容编辑
朱嘉鸿

朱嘉鸿

粉丝1233

+加关注
主持人介绍: 艺术国际编辑

围观博友

换一换

访谈预告

更多>